【認清史實——住民自決】



如果《中英聯合聲明》嘅領土轉讓因為違反咗國際法而無效,即係中華人民共和國依家無合法咁獲得香港主權,其實就係同軍事侵佔無分別。但因為英國都無俾香港住民用公投表達意願,所以都無理據俾英國對香港重新行使主權,而政治現實都令英國唔會咁做。


由於香港係符合國際法入面國體(Statehood)嘅標準,所以係有權根據「住民自決原則」公投自決前途,而呢個亦都係唯一合理嘅結論。


——————————————————————————————

喺1960年12月14日,聯合國大會通過1514(XV)號「關於准許殖民地國家及民族獨立之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Granting of Independence to Colonial Countries and Peoples)。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都喺第一條第一項講明人民自決嘅權利:「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來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與文化的發展」。咁所以,「港人治港」嘅口號本身就係源自於住民自決嘅精神。雖然香港嘅情況符合唔到傳統殖民地自決嘅途徑,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已經同意香港住民自決。


——————————————————————————————

喺國際法入面,「住民自決」可以分做「內部住民自決」(Internal Self-determination) 同「外部住民自決」(External Self-determination)。「內部住民自決」係指「a people’s pursuit of its political,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within a framework of an existing state」,即係喺國家之內某地區嘅人民有自治亦都可以被視為已經行使咗住民自決嘅權利,而唔一定係同現有嘅國家分離去建立另一個國家先算係行駛住民自決嘅權利,所以住民自決唔一定同國際法入面嘅「領土主權完整原則」(Principle of Territorial Integrity)有衝突。雖然領土主權完整原則係保障國家嘅主權完整,但呢個原則只適用於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applies exclusively t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而不適用於一個國家入面,所以領土主權完整原則並唔係反對一個國家入面某一個地區尋求獨立嘅理由。


只有喺極端情況下,住民先可以行駛「外部住民自決」去建立新嘅國家,極端情況包括:

(一) 殖民地情況;

(二) 受外國軍隊佔領或類似嘅外國支配下而被壓迫;或

(三) 住民喺現有主權國內行駛「內部住民自決」權利被否定。


聯合國殖民地名單入面嘅地區選擇獨立係屬於第(一)類情況。巴勒斯坦地區俾以色列軍隊佔領屬第(二)類情況。第(三)類情況嚟講,如果符合「最後手段條件」(condition of ultima ratio),就可以算係「內部住民自決」權利被否定,而一個國家入面嘅某個地區嘅住民就可以根據住民自決嘅權利而宣布獨立。「ultima ratio」係拉丁文,意思係「最後手段」。喺國際法入面係指當所有行駛住民自決權利嘅可能性都證明無效嗰陣,而獨立就成為最後唯一嘅選擇,咁所以獨立係唔會違反國際法。



——————————————————————————————

2009年7月17日,中立國瑞士就科索窩單方面宣布獨立嘅問題向國際法庭遞交咗書面意見書,其中第5至7段好簡單咁闡釋咗「維持領土完整」同「外部住民自決」嘅關係,同埋「最後手段條件」嘅概念:


「5. 瑞士重申其論述,即領土完整原則(尤其是聯合國憲章所提及者)(下稱「憲章」)是排外地適用於國際關係,而非國家之內。因此, 瑞士認為領土完整原則與審視分離主義實體所發表的獨立宣言沒有關係。


6. 即使領土完整原則應該被理解為是一項超越憲章第2條第4段的普遍法律原則,即是說適用於國家之內,瑞士認為科索窩的情況已經符合一系列嚴格的條件,以例外地容許人民可以要求住民自決獨立。就此而言,瑞士參照陳述書…中所堅持的『最後手段條件』。


7. 『最後手段條件』的預設前提是要有一個程序去清楚顯示,為行使住民自決的權利,人民除了分離以外並沒有其他選項。直至所有以恢復尊重人權(包括內部住民自決的權利)為目的之可能途徑被耗盡之前,外部住民自決的權利是不可以被行駛。該程序需要時間來證明。瑞士認為就科索窩的情況而言,所有可能的途徑均清楚地及毫無疑問地已經耗盡。國際社會所建立的框架以嚴重及有系統的侵犯人權行為告終。涉事各方用了接近九年時間去尋求解決方案。若果說國際部隊的存在令侵犯人權的事件停止,故作出科索窩人在2008年2月17日的今天已經失去外部住民自決權利之結論的話,則無疑是令『最後手段條件』變成毫無意義。與此恰恰相反,國際調解程序的完成(即自1999年開始至今已經過的時間)令確定『最後手段條件』已經符合變成可能。在經過了該等時間後,科索窩人頗明顯是擁有行駛外部住民自決的權利」



——————————————————————————————

若果唔經由普及而平等嘅選舉產生行政長官會被視為缺乏內部住民自決的話,而喺經歷一段長時間仍然唔能夠解決的話,香港人就可能擁有行駛外部住民自決嘅權利,包括公投獨立。


若果一個地區符合非自治領土(Non-Self Governing Territories)嘅標準,咁嗰個地區嘅住民係有權援引「住民自決原則」。而香港喺以前曾經一度喺聯合國非自治領土名單中,所以喺未經住民同意下將香港由名單入面強行剔除係剝奪權利嘅野蠻行為。由於近代嘅自決權利擴展到非殖民地,就算一個地區唔喺非自治領土入面,都可以引用「住民自決原則」而自決。



2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