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全在……】



今日潘曉穎母親發佈錄音繼續追究陳同佳謀殺一事,並指港共保護殺人犯^。


本組織接獲一篇由法律界人士撰寫,指岀引渡陳同佳返台灣並唔係將佢繩之於法嘅唯一方法。作者喺2020年10月6日向蘋果日報投稿,可惜當年蘋果日報無刊登呢篇文章,早喺2019年已經得悉嘅林建鋒亦無拎出嚟討論。


——————————————————

《就謀殺罪行賦予香港法院域外司法管轄權及有限度追逆力,或可為潘曉頴伸張正義》

在2019年4月,即香港政府提出修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時,筆者曾經親自致電所屬立法會代表商界(一)的林建鋒議員,請求改為修訂謀殺罪的相關法例,容許法院就謀殺罪行擁有域外司法管轄權及有限度追逆力,以避免引起社會的動蕩。可惜的是,有關意見後來似乎沒有獲得立法會的討論。


域外司法管轄權及具追逆力的法律有如雙刃劍。恰當的使用可以伸張正義,但不當的使用也可以用來侵權人權及自由。因此,筆者之後也沒有公開提及該建議。


時隔近一年半,公義還沒有得到伸張,香港與台灣在潘曉頴被殺案上仍然原地踏步。時移勢易,隨著具有域外效力的《國安法》實施,社會或許可以公開探討謀殺罪行也具有域外效力的可能。


筆者相信,香港各界的共識是保障香港人的人權、營商環境及司法獨立的同時,也能確保公義得到伸張,令罪犯繩之於法,並在公平審訊後得到應得的法律制裁。在這個共同基礎上,有沒有一個可能被各方所接納,又兩全其美的方法?


在英國,《2003年性罪行法》(Sexual Offences Act 2003)第72條把英國國民在海外干犯的訂明性罪行(例如在東南亞地區與嫖雛妓相關的犯罪行為),納入英國本地法院的司法管轄之內。涉嫌在海外觸犯該等訂明性罪行的英國國民在返回英國後,並不需要被引渡至東南亞國家受審,而是在英國本地法庭審訊。這種「域外司法管轄權」(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 或許是一個值得考慮的解決方案。


「域外司法管轄權」容許某司法管轄區的法律適用於發生在司法管轄區物理邊界以外的犯罪行為。簡單而言,香港立法會是有可能修訂謀殺罪相關的法律,賦予香港法院權力審理香港永久性居民在香港以外所干犯的嚴重罪行。假如一名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台灣涉嫌干犯謀殺,則即使該名香港永久性居民逃回香港而未被台灣警方拘捕,香港法院也能緩引具有域外司法管轄權的法律,批准香港警方在香港拘捕疑犯,並且交付香港法庭審訊。與其他涉及外國的罪行一樣,香港方面只需要請求台灣方面安排證人來港作證,以及交付證據予香港法庭審理便可。


一般來說,容許域外司法管轄權的原因,是犯罪行為的程度極為嚴重,故即使在世界任何地方干犯也不能姑息,但又不希望把本國國民移交至司法系統不健全的地區,令本國國民接受不保障人權或不公平的審訊,又或不希望因為政治或其他原因令引渡未能執行,致使公義不能伸張。


相比引渡方式,訂立及使用具有域外司法管轄權法律的好處包括保障人權、確保在香港公平聆訊、不涉及國家主權的政治爭議、案情毋須因審議個案式引渡而被公開、不涉其他地區司法系統的爭議、毋須引渡謀殺疑犯至仍有死刑的地區,及避免引渡聆訊而更快捷。筆者相信,訂立具域外司法管轄權的法例或會是一個更合適的方案。


^資料來源:https://thestandnews.page.link/J9VtvLzxuVWuk5pQA



2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